• 初一
  • 初二
  • 初三
  • 中考
  • 您当前的位置:青青作文选 > 初中作文 > 初二 >

    琶蕊黛鸶花

    2018-10-09  青青作文选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 1 )
      很小很小,我就知道,我亲爱的妈妈只会做三件事情。
      她会煮面条,葱花肉丝荷包蛋面条。它是我的最爱,往往肚子撑圆了,我还舍不得放下碗。“啊,有这样一个能煮绝世美味面条的妈妈,我太幸福啦!”
      她会扎辫子。我乌黑油亮的头发打小就没碰过剪刀,已经垂到腰下面了。妈妈站在我身后,一丝一缕把它们梳理得漂漂亮亮。
      每晚临睡前,她坐在我床前,给我轻轻地唱一支歌儿——“安睡安睡,乖乖在这里睡,床儿满插玫瑰,香风吹入梦里,愿你舒舒服服睡到太阳升起……”哈哈,我一会儿就舒舒服服睡着了。
      煮面条,梳辫子,唱催眠曲,没错,我妈妈只做这三件事情。她也从不像别的妈妈那样送孩子上学,接孩子回家。因为她不爱出门,连阳台都不去。
      她总是很虚弱,成天成天躺在一张竹椅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
      甚至她好像都不吃东西。
      我每次问她,妈妈,你怎么不吃呢?她都说,我吃过啦。反正我没有亲眼见过她的嘴唇碰过食物。有一次,我硬是把一筷子面条塞进她嘴里去,她居然吐了,肩膀颤抖,吐得很厉害。她踉踉跄跄走进卧室,从竹椅下捧出那个细白瓷的花盆,双手扶着盆沿,摩挲,摩挲,接着她一圈圈地变小了,一层层地变透明了,我知道,她又要变成一朵花了。
      五岁之前,我以为世界上所有的妈妈都会变成一朵花。
      妈妈变成花的过程我早习以为常。她越变越小,像一颗透明的种子,嗖地飞起来,嗖地钻进花盆的土里。不一会儿,土里便钻出一个尖尖的花蕾,一边长高一边“嚓嚓”地开放,长到二十厘米左右,紫绸缎般地十三个花瓣全打开了,一股淡雅的香跟着钻进鼻孔。
      爸爸会用很轻的声音说:“小禾,你妈妈需要休息一会儿,别打搅她。”
      “哦。”
      妈妈每次变成花,都是她需要休息了,我从小就知道的。生气了,高兴了,紧张了,担忧了,激动了……她随时都能变成一朵花儿。晚上我睡了之后,她也要变成花的。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有一次,我从噩梦中醒来跑到爸爸妈妈的卧室去,看到床上并没有妈妈,而花盆里有一朵紫色的花。
      妈妈变成的花叫做什么花呢?
      我在别处可从未瞧见过这样的花,妈妈说,这叫琶蕊黛鸶花。
      琶蕊黛鸶花?好奇怪好拗口的名字。小时候我没有办法记住这个花名,就算记住了也说不清楚。后来,我在电脑上仔细查了,压根儿找不到。
      琶蕊黛鸶花,世界上哪里还有这种花呢?
      五岁以后我才知道,别人的妈妈谁也没有变成过琶蕊黛鸶花。
      于是我去问爸爸,他说,那是因为你的妈妈是与众不同的。他还叮嘱我,不要和任何人讲起妈妈。可是我多么愿意和别人说说妈妈呀。她是我见过的所有妈妈中最好看、最年轻、最特别的。
      “为什么不能说呢,爸爸?”
      “因为你的妈妈只能过安静的生活,因为你的妈妈和别人太不相同了。如果你说了,会有很多人充满好奇地跑我们家来看,妈妈会不开心,会生病的……”
      这个理由并不太能说服我,可我是个听话的孩子,我爱妈妈,当然不希望她不开心,所以我真的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她,哪怕是我最好的朋友水曼。
      就算写作文,我也没有写过妈妈。有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位同学必须写妈妈,但是我只写爸爸。老师居然从不难为我,她会说:“嗯,你就写爸爸吧。”
      我的妈妈是不是花仙子?
      “这是一个秘密。”爸爸说,“等你过了十二岁生日,我会告诉你。
      ( 2)
      我似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等待十二岁的到来。
      终于,这一天近在眼前。
      妈妈一遍一遍地问:“小禾,生日那天,你想要什么?你想要妈妈为你做点什么?”她眼神和话语的恳切,使我心底莫名地漫起雾一般的不安。我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在我身后给我梳辫子时,我偶一回头,便看见她满眼泪水。她还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小禾,你长大了,我可以放心了……”
      “小禾,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她又在问了。
      我却想不出到底要什么。
      “给我煮一碗世界上最好吃的鸡蛋面条吧。”
      “好呢!”
      ……
      那天早上走进教室,水曼看我的眼睛都直了。
      “嗨,瞧你的辫子,太棒啦!”
      我顶着一头烟花般开放的小细辫子,在她艳羡万分的注视下坐下。
      “是谁给你扎的?”水曼的手指在我的脑袋上游走,“你的辫子总是这么好看。”
      “我妈妈。”
      女孩儿容易被虚荣冲昏头脑,我居然说了“我妈妈”三个字,枉我信誓旦旦答应过爸爸绝口不和外人提起妈妈。
      “你妈妈?”
      我立刻转移话题,“我要交作业了。”
      “你什么时候有新妈妈了?”水曼问。
      “什么新妈妈啊,我就一个妈妈。”我不满地瞪了瞪她。
      水曼用疑惑的口气说:“可是,你的妈妈不是……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的肺简直要被她气炸了。哪有这样诅咒人家妈妈的?
      “你有病啊!我妈妈好好地活着,活蹦乱跳,活色生香,活灵活现!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不客气啦!”
      见我发怒的样子,水曼慌忙把头低了下去,嘴里仍喃喃地说:“听我妈妈说,你妈妈是在你出生的时候去世的,她还让我千万不要和你提到‘妈妈’,怕你伤心,嘱咐我要对你好点……我妈妈和你妈妈是好朋友……”
      这家伙,简直不可救药!
      放学后,我拉上她的手便往家跑。
      我从来没有带谁去家里玩过,因为爸爸妈妈总是不同意。他们自己也从不邀请谁到家里来。今天事情特殊,顾不得这些了。
      我一边推门一边喊:“妈妈,妈妈,我的好朋友水曼来啦!”
      没有人回答。
      客厅里没有,厨房里没有,她卧室的竹椅上也没有。竹椅下的细白瓷花盆里,安安静静开着一朵紫色的花。
      唉,又变成花了,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
      “妈妈!”我对着花叫,“妈妈,你快变吧,妈妈。”可是无论我怎么叫,她都不答理我,晃都不晃一下。
      “真焦急。”我回头冲着背后的水曼叹口气。水曼眼神复杂地瞅着我:“你,你没有事吧?”
      “我当然没有事。”
      “小禾,我知道你想妈妈,我知道你很伤心……你,其实你可以把我的妈妈当做你的妈妈,她可喜欢你了……”
      我的天,水曼想到哪里去了?
      “妈妈!”我跺着脚冲着花喊。
      恰在这时,爸爸回来了,他一看到水曼,脸色变了。“水曼,你怎么在这里?你爸你妈该着急了,快,叔叔送你回家。”
      爸爸连推带拉把水曼弄出了家门。
      我第一次生起妈妈的气,刚才,她为什么不变回原来的样子?她让我好没有面子。水曼差不多把我当神经病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和妈妈说一句话。爸爸责怪我把别人随随便便带到家里,我只恨恨地把脖子扭一边去,一声不吭。
      临睡时,妈妈坐在床前,给我掖好被角,轻柔地唱着:“安睡安睡,乖乖在这里睡,床儿满插玫瑰,香风吹入梦里,愿你舒舒服服睡到太阳升起……”我把耳朵捂住了。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水曼的妈妈来了,她说:“小禾,我想和你谈谈。”
      我们三个人在校园的草坪上坐下。
      “我和你妈妈柳郁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她英文好,我总赶不上她……这些年啊,我总是想她,也总是梦见她。”
      “你想她,就到我家来看她呗。”我笑着说。
      “水曼昨天和我说了,说你把一朵花当妈妈……”
      我打断她的话,“不是当,她本来就是我妈妈。”
      水曼妈妈摇摇头,满脸的忧虑,“可怜的孩子……唉,小禾,你太需要一个妈妈了,你一直生活在幻想里,看来,我要和你爸爸谈谈,让他早点给你找个妈妈……”
      她为什么要说这么奇怪的话?
      “我妈妈好好儿的,你们不要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了,再说,我永远不理你们了!”
      “不,我要说,小禾。我要把你从幻想的世界里拉出来,不然,你会……你会生病的。你妈妈在生你的时候出了意外,十二年前,就离开你了。”

    相关热词搜索: 琶蕊黛鸶花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