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年级上册
  • 三年级下册
  • 四年级上册
  • 四年级下册
  • 五年级上册
  • 五年级下册
  • 六年级上册
  • 六年级下册
  • 七年级上册
  • 七年级下册
  • 八年级上册
  • 八年级下册
  • 九年级上册
  • 九年级下册
  • 高中第一册
  • 高中第二册
  • 高中第三册
  • 高中第四册
  • 高中第五册
  • 高中第六册
  • 您当前的位置:青青作文选 > 单元作文 > 六年级上册 >

    时光。罅隙。

    2019-02-11  青青作文选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翻了翻以前的相片,有点疑惑,好像变化不是很大,就像我初中同学说的。但好像又有了很多变化,不仅是样子。想了想,不是相片体现出来的,是心里的感觉。这事想也想不清楚,不如不去想了,变没变都踩着自己的路往前走。什么时候无聊了倒是可以琢磨琢磨,没准还挺有意思的。
      房间的墙上不是像我最初设计的,杂七杂八贴满海报。事实上那上面很规矩地挂着大相片。有时候斜着眼睛或者在镜子里看见中间的那张,抱着个大毛绒玩具的那张,却觉得自己笑得有点诡异,有点阴险。很有挑衅的味道。难道她觉得我真的越来越堕落了?看着这样的自己还是挺恐怖的。
      看着毕业照的时候想那些名字,从嘴里说出来已经觉得很陌生,说不出这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好像在无意中已经把生活分割成了许多部分,各个部分没有太多关联,在什么环境中就是什么角色,人们戴着面具游刃有余地在其中周旋。然后回头看看,过去的也就过去了。记忆就开始慢慢褪色、凋零,最终落入尘埃。开始变得愈发遥远与不可触及,毕竟隔了时空。最后我们自己甚至怀疑这些记忆的真实性,它们都变成了叙述的语言,而非有血有肉的画面。
      不知道相片是否真的可以留住时光,或是保存记忆。
      打开电脑,想听一首歌,可又不知道想听什么样的歌。还是点开音乐播放器,它放什么就听什么好了。第一首歌竟然是蔡依林的《倒带》,想到刚才自己翻的毕业照,笑了出来。
      再过两天是情人节,据说酒吧都会有活动,同学们想凑凑热闹,我也很想去,看看演出什么的。不过我一直没什么音乐细胞,不像别人有着一摞摞的CD唱片什么的,当然就更不存在上面覆满灰的现象。手里的mp3倒是换了两三个,都没怎么用,后来连反复听音乐都觉得累人,就干脆把所有的歌曲都删了,只留了一个钢琴曲,听着很澄净。打算接下来就听电台的,可以依旧是人家放什么我听什么,也不会觉得束得很紧。可是后来发现电台好像都比较热衷广告或者八卦或者感情,一堆堆无聊的人说着我爱你,说着我该怎么办。然后我直接把按钮从on推到off,仰着头躺在床上想自己的事,或是根本就没想什么又好像想了什么。有时候希望从头顶上的窗子里能看见星星,可视线总被挡住。即使不被挡住,我相信也是看不到星星的。
      倒是有一个朋友,是一个乐队的乐手。她总是打扮得乱七八糟的,像一块大调色板。虽然不生活,但是很华丽。别人怎么看她不管,关键是她自己喜欢,我喜欢她这样子活给自己看。她学习很优秀,连年的三好学生。这没有为什么,我们都知道为什么。活出自己的骄傲,大概就是这样几个字。没有什么好矛盾的。而且,我觉得我可以说,我们都很快乐。至少我们可以使自己很快乐。
      实际上,不像别人看的一样。我们更愿意选择乐观,更愿意我们这代人为这乐观而努力。只不过,就像荡秋千不需要网的保护一样,才构成我们看似矛盾的性格。而这些,只是在人们的想象中更低下更不堪更沉。
      发现在网上淘东西很不错,总能找到好东西,发现那些隐匿的东西时的心情总是很激动,价格也都很便宜。再一看,邮资太贵,又大叫不值。再者觉得手续看起来乱七八糟比较繁琐,后来还是踏踏实实地做了个传统消费族的一员。
      有时候收拾东西都怀疑自己是否买过,想起来又发现自己其实下了血本。朋友说她的东西基本上是边买边扔。这时候我总想把这些东西变卖成书或者画册,至少我可以在那里面想象我的生活,或是我很漂亮,而不是看着这些搭不到一起去的东西。
      画画有时候会让我很烦,怀疑精神病医院里的人是不是一半都是学画的。同学问我,那一半呢,是医生吗?我大笑,滑头。可是我又喜欢画,喜欢画的表达,喜欢画的感觉,也喜欢作画时的理想情景——那却又是另一幅画了。只是自己还没到那种水平,无法去喜爱的地方把它们都定格在画纸上,无法去西藏描绘异域与空旷,无法去江南描摹温婉与细腻,无法在面对夕阳面对向日葵面对河水和狗的时候把心中的那份感情和它们一起呈现在画纸上,可我期待这一天,期待这样生活的到来。就算差得很远,也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后来就想干脆把画水粉画的刷子当成一支金步摇插在头上,然后发现自己早就已经没了那么长的头发。
      房间里堆了一大堆的毛绒玩具,有的已经脏得不像样,也没给它们洗洗。几天前妈妈拽着两个说要给扔了,我没让。后来有个小男孩来我家,才一年级,看着我的毛绒玩具说姐姐你怎么这么多娃娃。我说因为我喜欢。他不假思索地说,你都不抱它们怎么还说喜欢。我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确实很长时间没有抱过娃娃了,居然说自己喜欢,一下子觉得自己很虚伪。可这种虚伪又不是刻意的。
      等他走后我竟然莫名其妙地试着抱了抱床上的龙猫,感觉怪怪的,但是很舒服,好像找到了什么东西。可是仅仅找到了,却抓不住。这些毛绒玩具不知什么时候几乎只成了我房间的装饰物,满足我爱美的虚荣心。我想啐自己一口。
      有时候就是特有病,总觉得只有回忆里的才漂亮。可能是由于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吗,而“现在”终究也会变成回忆。好像挺矛盾的,可我不是哲人,懒得想那么多。
      有点不敢去看那些娃娃们,想到自己的坦白,看到它们让我觉得疹得慌。
      有点不敢去看那些娃娃们,想到自己的坦白,看到它们让我觉得疹得慌。
      说了很多,也不过是岁月没有带走的一点水分。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怎么觉得十七岁的我已经老了。
      ——后记

    相关热词搜索: 时光 时光100手表 时光600 时光|慢下来 时光|手机 时光一去不复返 时光一百 时光一百手表 时光一过不再有 时光不与秋千老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