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年级
  • 二年级
  • 三年级
  • 四年级
  • 五年级
  • 六年级
  • 小学生作文
  • 您当前的位置:青青作文选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小脚奶奶

    2018-10-09  青青作文选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对奶奶,我没有很多记忆, 勉勉强强写了这一点儿,我好惭愧!
      奶奶不爱说话。她长着一双小脚,所以我叫她小脚奶奶。我叫她小脚奶奶是在我两三岁的时候,那时候奶奶来上海,和我们住在一起。可是奶奶在上海待不习惯,就回黄山老家了。等再有机会叫她小脚奶奶,我已经十三岁。
      我回老家过年,晚上和奶奶睡在一张小床上。我睡在靠门的这头,奶奶睡在靠窗的那头,我的肩膀挨着奶奶的小脚,奶奶穿着长筒袜,她的脚暖暖的。我因为和奶奶睡在一个被窝里,所以吹熄了油灯也不怕。吹熄了油灯的屋里是漆黑的,就像黑的漆一样。我其实还是很怕鬼,但是睡在奶奶的脚边,就觉得鬼不会进来。我没有用被子盖住头,不但头发露在外面,眼睛和鼻子也露在外面,呼吸着漆黑的空气。
      奶奶不爱说话,但是她说:“明,你喜欢吃花生糖,就多抓点。”奶奶的声音是从被窝的那头传来的,在漆黑里细细弱弱,很像是从木梁上吊下来的一根蜘蛛丝。我答应道:“嗯。”
      “明”是我的小名,因为我生下来的时候,天刚好蒙蒙亮。
      奶奶的孙辈很多,我有一个伯伯,一个叔叔,三个姑妈,她一定是怕他们会把花生糖吃光,我没有吃了,所以让我多抓一点。
      乡下过年做花生糖、炒米糖、芝麻糖、糯米糖,放在大的洋铁桶里,奶奶的床底下也放了一个。
      后来,我就睡着了。后来天就亮了,我醒了。我没有做梦。没有梦见小时候,奶奶来上海时的情景,我对奶奶没有记忆。我也不想念奶奶。外祖母也在上海,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外祖母只有我一个外孙,奶奶有很多孙子,我不记得她,她大概不会生气。
      奶奶不爱说话,白天的时候,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见过她说话,小脚走路没有声音,坐着吃饭也没有声音,可是晚上,我睡在她脚边时,她对我说话。
      “你们住的屋子还在三楼吧,楼梯高,我不敢下楼,三轮车不让进到院子里,停在大门口。”
      这大概就是奶奶对我们家的记忆。我们家是在三楼,她小脚,所以肯定害怕走楼梯。院子门口有解放军站岗,三轮车只能停在大门外。外祖母平时带我坐三轮车,也是到大门口下车。外祖母不是小脚,她的脚很大,所以我叫她大脚奶奶。在我们家,外祖母也是叫奶奶的。小脚奶奶,大脚奶奶,这是我的新发明,这样,我叫奶奶的时候,就不会搞错。
      奶奶不知道我们已经搬家了。她说的这个家是她以前来的时候的,我七岁的时候就不住在那儿了,因为爸爸犯错误了。那时候很容易犯错误,比如,你说错了一句什么话,就犯错误了。你反对了一个什么不可以反对的人,那么你也犯错误了。犯了错误,也许你就不可以住在原来的房子里了,甚至可能被抓起来。我爸爸犯了错误,结果他就只好离开了三轮车只能停在院子大门外的那个房子,我们也只好跟着离开。“犯错误”是很糟糕的事。我爸爸犯的是什么错误呢?我认为他犯的应该是说错了话的错误,因为从此以后,我只要多说话,妈妈就说:“言多必失。”每当我不停地说话的时候,外祖母就会提醒我:“不许话多!”
      后来,我渐渐地也就不大说话了。
      我没有告诉奶奶我们搬家了。现在家的大院外没有人站岗,三轮车可以骑到家门口,我家的门牌号是69号。我没有告诉奶奶。
      后来我就睡着了。后来天亮了,我醒了。我没有做梦。其实我是应该做一个梦的,梦见69号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爸爸被担架抬了下去。门口拥了好些人,我在楼上不敢下去。我好像没看见妈妈和外祖母,也没看见妹妹。我躲在楼梯的后面。后来,救护车叫着开走了。救护车的叫声直冲云霄。救护车只要在你家的门口停过一次,直冲云霄叫过一次,你就应当永远不会忘记。何况,是救你的爸爸!奶奶还问“三轮车让进吗”,哈,连救护车都开到门口了!爸爸不坚强,犯了错误还吃安眠药,罪加一等。他吃了安眠药让救护车开来了,把我吓得要死。不过救护车如果不开来,那么我现在也就说不出它叫的声音直冲云霄。不过,受苦的是爸爸。
      和奶奶睡在一起,不会做这样的梦。肩膀贴着奶奶的小脚,全是暖和。
      那年的冬天,老家的山里下着很大的雪,站在门口看出去,以为这世界全被雪盖住了呢。很远的上海也盖住了。爸爸那儿也盖住了。其实我少年的时候是被它盖得很久的,只是没有放在心上。寒冷的大雪是不可以太放在热乎乎的心里的。雪很大很大,漫山遍野,你全放在心里怎么办?那么你就会变得很冷了。一个人是不能很冷的,很冷就等于死了。而我一直热气腾腾。
      奶奶坐在堂屋里,她在烤火。她手里抱着个火篓子,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奶奶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呢!她难道也知道言多必失吗?我如果话很多,她会说“不许话多”吗?
      我和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一起玩,但是奶奶好像只看着我。她有十年没看见过我了,她会不会也不想我呢?很奇怪的,我和奶奶分开得那么远,我不想她,她可能也不想我,她在山里一天天过着,我在上海慢慢长大,可是我到了她身边,她却总看着我,我也总会看看她。我如果不是总看看她,那么我怎么会知道她总在看我!
      这时,我听见奶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走到她的小屋里去了。
      这天晚上,奶奶问我:“你想爸爸吗?”
      “想。”
      奶奶不知道我们搬家了,但是奶奶知道爸爸不在家里。
      我是从不敢说想爸爸的。我其实也的确不是很想爸爸。爸爸犯错误,又吃安眠药,我就真的不应该想他了。他被救护车救走以后就没有再回来。后来他就去了一个地方,在那儿劳动,改正错误,改正反动思想,反正他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坏人。那时,你很难从心里去想念一个坏人。坏人,坏人,坏人,你一直这么认为,你就不会想他了。他是你的爸爸,你也不会想他。她是你的妈妈,你也不会想她。这叫划清界限。就像在课桌上画一条线一样,很容易,这边是男生,那边是女生。我在课桌上用粉笔画过线,经常画,表明我不喜欢小姑娘,其实我知道,那是假装的;但是我在心里和爸爸画了一根,那不是假装的。我戴着红领巾,我听党的话,不会假装!
      可是现在奶奶一问,我又好像有点儿想了。爸爸吃安眠药的那天,中午还带我出去玩呢。那天是星期天,天上有一团团的白云,可是太阳很耀眼。我每次跟着爸爸出去玩,爸爸都牵住我的手,这好像是一个不会变化的姿势。爸爸牵住我的手穿过大花园,出了大院的门,坐上了22路无轨电车。我们在东海电影院看了电影,爸爸带我去了一个叫“大中国”的饭店,那天中午,好像只有我和爸爸在那个饭店里吃饭,爸爸喝了高粱酒。爸爸吃饭都要喝一些高粱酒,爸爸吃饭的样子好看极了,是真正的既懂味道,又斯文。可是第二天,救护车就开到门口了。
      是爸爸自己让我和他画了一根界线。
      后来,爸爸就再没有机会牵我的小手。我的小手也没有机会被爸爸牵着。我们再见面,过了二十年。
      奶奶说:“你爸爸可怜哦。”
      奶奶的声音好微弱,还是像一根蜘蛛丝。
      我说不出话。我也不大懂事。我还不能做到既画了一根界线又觉得可怜。那时,像我这样的傻瓜、白痴、十三点……有很多很多;那时,我们都不能算真正的人的,我们懂什么啊?我们懂个屁!
      后来,我又睡着了。后来,天亮了,我醒了。
      最后一晚睡在奶奶的脚边,心里没在意这是最后一晚。明天就回上海了,也没有想,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和奶奶睡在一起。小孩子总是不会想得很多的,哪怕是最后一晚,小孩子也会很快就睡着。
      不过,我还没有睡着的时候,奶奶问:“你大脚奶奶身体好吗?”。
      “好。”
      大脚奶奶好像浑身是劲,浑身是希望,她不累的,看不见垂头丧气,说话也不像蜘蛛丝,而是像一根绳子,你一抓住那绳子,就不会摔跤了,更不会掉进河里。我长大以后想,爸爸怎么就没抓住大脚奶奶这根绳子呢?否则,他不是就不会掉进河里去了吗?爸爸离开上海,被送往别处去的时候,大脚奶奶和妈妈去送。妈妈哭着,不说话,大脚奶奶说:“儿子,你好好的,妈妈等你!”

    相关热词搜索: 小脚|奶奶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