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作文选 专题列表

那一刻我读懂了母亲的相关文章

青青作文选专题频道“那一刻我读懂了母亲”的相关文章,提供与“那一刻我读懂了母亲”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母亲笑了

02-21

标签: 母亲 关键词: 母亲
  母亲十分古板,在我的记忆里,就从未看见她笑过。  也许是由于母亲从未接受过学校教育,才迫切地希望我上学。我家就在村办小学旁边。小时候,我常看见哥哥、姐姐手拉手跑去上学,自己便从家中找了一个类似书包的破提兜背上,嘴里哼着学校内传出的不知名的曲调,在屋里、院里不停地蹦啊、跳哇。母亲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我,听着我的歌声发愣,一会儿回过神儿来,搓几下手中的衣服,又愣在那儿……  到了该上学的年龄,看到别人背上了书包,像儿时的我一样又蹦又跳地去学校了,我很着急,便在家中哭闹不止。后来,学校减免了我的学杂费,母亲要洗的衣服也无缘由地增多了……最后,我终于上学了。  母亲没有笑。  两年后,母亲的家当不仅是晾衣绳、打衣棒和那刺骨的“哗哗”的溪流了,而且加了一亩荒地和一把无法再短的锄头……  上学前,回家后,我总能看到母亲弯着腰、低着头,用自己的汗水浇灌一簇簇禾苗的身影。  那年秋天,稻谷的芬芳、禾苗的欢畅,是优美的充满诗意的文章和精致的犹如仙境的画卷都无法比拟的。但燕子已经开始低飞,青蛙断断续续地鸣叫……雨要到来了。  一放学,我就疯了似的冲进家,天已经灰蒙蒙的了,母亲还在婶婶家的小楼里忙着,外面的事情她一定什么也不知道。我熟练地操起镰刀。一亩地呀,我就那样一把一把地割下麦子,扔到背着的大草筐里,再运到仓库,返回来,再割、再运……那可是母亲为之流汗大半年的麦子啊!  第二天,我发高烧,没去上学,母亲扶着昏昏沉沉的我去仓库,去看那被我垒起的一堵麦墙。我笑了,但身旁的母亲,那眼睛里反射出麦子金黄色光芒的母亲,却没有笑。  母亲和我,母女俩相依为命,整整十一年。  那一天上午,我家收到了一封信。母亲不识字,从邮递员手中接过信直接交给了我。我看到信封上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里面有一张从未见过的纸。我们请隔壁大叔来看了看,他告诉母亲,那是一张汇款单,上面有四百元钱,是“孩子他爸”寄来的。立刻,

母亲的“报复”

02-20

标签: 报复 母亲 关键词: 报复 母亲
  我们兄弟俩小的时候,父亲很懦弱,经常受到村里人的欺负。母亲纵然刚强,也无法改变这个现实。  那一次,邻居家的大狗丢了,我心里正暗自高兴,他们却找上门来,认定了狗是我父亲偷的,原因是那条狗曾咬过我父亲,一定是我父亲怀恨在心,对他家的畜生下手。我父亲当然不承认自己没有干过的事,邻居两个铁塔般的儿子把父亲暴打了一顿。那一年,我哥哥15岁,我也才10岁。我们都咽不下这口气,哥哥拿上厨房的刀,要领着我和他们拼命。  我们还没有走出院门,就被母亲拦住了。母亲把我们揽到怀里,哭泣着说:“孩子,不能去呀,这仇我们一定要报,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我和哥哥都愣住了:“都被欺负到这个地步了,啥时才是时候哇?等我们长大了吗?”  母亲点点头又摇摇头,用手和我们比划:“打架不是硬冲,拳头只有先往后缩,发出的力量才会更大。”看我俩都不理解,母亲又叹着气说:“你们这个年龄,正是攒力量的时候,只要好好儿读书,一定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到那时我们再报复他们,还会不赢吗?”  我们重重地点头。是的,邻居之所以这样横,还不是因为他们家有一个在外地工作的二叔。  我们将仇恨压在心里,学习非常勤奋。邻居仍经常欺负我们,我们都忍下了。后来出现了奇迹,我们那个小村庄出了两名大学生,那就是哥哥和我。哥哥上了医学院,我毕业后当了一名教师,岳父是县里的一名领导。  我们有出息了。虽然父母变老了,可再也没有人欺负他们。两个“铁塔”见了我父母,总是低着头。经过岁月的磨砺,我们也渐渐成熟,埋藏在心中对邻居一家的仇恨也变得云淡风清了。  忽然有一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她很急切地要我回去,并且带上两千块钱。一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不敢耽搁,风尘仆仆地往家赶。迎接我的,是笑吟吟的母亲。她接过我的钱才说:“你邻居周大伯家出了祸事,大龙被汽车轧断了双腿,二龙年前因为偷东西进了监狱,没人帮他们,你们兄弟就替妈帮他们一把吧。”然后母亲又指着同

母亲情结

02-12

标签: 情结 母亲 关键词: 情结 母亲
  梦里,我曾徘徊在荒草萋萋的殷墟。伫足,推开巨石堆上厚重的尘土,我看见一块斑驳的甲骨上,有你幼年时稚嫩的身影。你做出了那么多令人费解的姿态,其中一些,恐怕连你自己都难以记起确切的意义。不过,你的确在成长,天地是你的温床,勤劳朴实的黄河之子给予你丰富的经验。亘古不变的太阳是那样和煦,你成了它最特别、最美丽、最年长的孩子。  还记得吗?少年时,你曾到过黄河,遇见一位采摘荇菜的美丽女子。你借一位男子之口赞美她,却倔强地不用“美丽”二字。而称文静如她为“窈窕”。从此之后你便有一发而不可收,四面而来的灵感让你浑身上下充满着源源不断的创造活力。你把水面上泛起的波纹叫做“涟漪”、“潋滟”;你把高悬的明月叫做“玉盘”、“婵娟”。你借着人的口说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约定,说出“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誓言。曾几何时,你的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让王朝云在苏轼面前动情而失态;曾几何时,李清照素颜朝天,憔悴凭阑,唱出一句“载不动许多愁”。  当你那些姗姗出世的兄弟姐妹操着稚嫩的嗓音高喊,你却莞尔一笑,化作深沉的翰墨,醉在书法家的软笔之下。你的影,的确有足够的魅力,让人为了寻找到你优雅的醉态而倾注自己宝贵的一生。于是,你的美第一次超越了声音的界限,被当做艺术记录下来,留给你的小弟小妹们赞叹、疯狂。“不易呀!”你说,“我和那些炎黄子孙用了漫漫的千年才得以交融。他们热爱我,是因为我是他们传承的根啊!”你的眼里有了泪水,竟也似那黄河之水一样浑浊不清。  是的,你陪伴着轩辕的血脉走了千年,一分一秒都是不离不弃。如此的相濡以沫,已经让你融进了他们的灵魂,再也分不清原来的本体。可过了千年,你突然不安,甚至怀疑起这份情结到底是不是如你所想象的亘古如日月。因为你发现,轩辕的后人,越来越漠视了你的存在,越来越重视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英语了。也许此刻你正躲在太阳的阴影下黯然神伤,就像失去了恋人的少女

母亲的三个拥抱

02-12

标签: 拥抱 母亲 三个 关键词: 拥抱 母亲
  十七岁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子,他是个画家,比我大五岁。我背着母亲和他交往。可母亲还是知道了,她勒令我立刻和他分手,然后把我反锁在家中。叛逆的我怎么会听她的话呢?当男孩儿来找我时,我和他跳窗私奔了。  我们坐火车来到西安,我把从家里拿来的钱几乎花光了,当时只沉浸在无比的兴奋之中。在西安看了兵马俑、大雁塔,钱没有的时候我们才回来。  回家的路上碰到邻居,他们说:“快回家吧,你妈都快疯了!从你走后就上不了班。头发都白了。”  我跑回家,看到妈妈的头发果然白了。妈看到我,先是后退了一步,然后冲了上来,我以为她要打我,赶紧往后一躲。妈妈扑了个空,然后反过身一下子抱住了我。  她“哇”地就哭了:“我的女儿啊,妈以为你生妈的气了,不再回来了啊,我的女儿啊,我以为你死了啊!”我吓坏了,没想到妈妈会这么说。她就那么紧紧地抱着我。抱了很长时间。印象中妈妈根本没有抱过我。这个拥抱让我心酸起来,我“扑通”跪下,请母亲原谅。  第二个拥抱是我结婚那天。早晨起来,妈妈一直来来回回地忙着,检查我的嫁妆、婚纱和婚礼上要换的衣服,并且把我包里的那些红包又重新看了一次。我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就说:“妈,你坐那里休息一会儿吧,有别人呢。”  不一会儿,彩车来了,鞭炮响起来的时候,我被人拥着上了彩车,忽然,妈说:“孩子。”我回过头去,看到妈妈一脸泪水。妈妈伸出手来,忽然抱住我,孩子似的把脸贴在我的胸前,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我们母女。我们拥抱了好长时间,直到眼泪冲掉了我的妆。  十几年后,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有一次,我带母亲去饭店吃饭。她向服务员要一个快餐盒,把所有糖醋里脊全装上,我问:“妈。你做什么啊?人家都还没吃呢?”她看了看我说:“你们爱吃不吃,我家女儿爱吃。”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从小爱吃糖醋里脊,而得了老年痴呆的妈妈,依然没有忘记她女儿的这点爱好!  有一天下雨,我淋湿了,进家门时简直成了落汤鸡。妈妈看

母亲的手擀面

02-12

标签: 手擀面 母亲 关键词: 手擀面 母亲
  我喜欢吃各种各样的面条,清汤面、鸡蛋面、肉丝面以及兰州的牛肉拉面。每当我吃起面条的时候总觉得比任何山珍海味都香,但我最喜欢吃的还是母亲给我做了二十多年的手擀面,总感到百吃不厌,让我回味无穷。  母亲做面条时,先取上一瓢去了麸皮的精粉白面,倒在一个瓷盆里,加上一点盐,调好,反复地揉,把面揉得光光的。那颜色,像罩在蜡烛上的白瓷,生动,柔和。  和好面,得先让面饧饧。母亲搬出一个大面板,放到灶间的床上。那时母亲还年轻,手上有力气。母亲拿出一根擀面杖,那根擀面杖与我差不多高,胳膊般粗,然后开始擀面。母亲将那块巴掌大的面团放在面板中央,将擀面杖不停地在上面滚动。一边滚动,一边转面团,使面始终保持一个圆形。擀面杖随着母亲双手的节奏,后退一点儿,又前进一点儿,后退一点儿,又前进一点儿。渐渐地,面团变成了一块圆饼,又慢慢地变薄,慢慢地变大,大得成了一张大大的面片,面板都盛不下了。母亲一直把面片擀成纸一样薄,再将它叠起来,像是浓缩的梯田。  然后是切面。  切面是个很见刀功的活儿。在我们老家,看一个女人是否手巧,主要标准有三项:一是纳鞋垫。鞋垫要纳得细密,精致,再配上好看的图案,这鞋垫就像是工艺品;二是剪窗花。窗化要叠得层次多,剪出的图案美观,要紧的是枝叶细腻;这第三项就是擀面条。擀面条的硬功夫在最后的切面。面条要切得快,细,均匀,耐看。母亲左手轻轻地按着叠垒起的面片,右手握刀,刀背抵着左手的指关节,一刀一刀地推着左手向后快速移动。眨眼的工夫,那面片就变没了,而被细细的面条取而代之。  母亲在锅里添上水,烧开,先打上一个荷包蛋,再下面条。自里透黄的面条,在水里上下翻滚着,像在欢快地舞蹈。  面条是连汤带水一起盛到碗里的——我们因此便称这种带水的面条叫“汤”。大大的鸡蛋趴在上面。母亲将碗端到我的面前。加了盐的面条,吃起来又滑溜,又可口。  现在我时常能吃到买来的手擀面,可总拗不过母亲的是,

母亲的网

02-12

标签: 母亲 关键词: 母亲
  一直以来,都在感慨着生活的扑朔迷离,明明是已经计划得完美无缺,却往往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功亏一篑,明明是那么不可思议地发生,细想之下,又是那么理所当然。  曾经,一度那么不热爱学习,把心撒得远远的。经常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背对着房门,在阴暗的角落里掏出一本小说、一木漫画或者一个游戏机,偷偷地,消磨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可无论多隐蔽,都会被妈妈发现。一次、一次又一次。不知悔改的我冲上了一股邪劲,愈来愈“小心翼翼”,愈来愈“身手敏捷”,提前侦察好“作案时间”,准备好“潜逃通道”……可没用,还是没用。妈妈总是在任何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借着一杯牛奶,一个水果,或者几片饼干,乃至一句问候,打败了我,打败了我的“完美无缺”的大脑。  一次次失望的眼神和伤心的呵斥以后,我被剥夺了一切。我怨恨地想着,自己正如一只苍蝇,被一只虎视眈眈的蜘蛛注视着却不自知,仍天真地生活着。我看不见那网!  直到母亲再一次打败了我。  那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妈妈告诉我等会儿去传达室拿冬衣。我非常诧异,现在还不是周末,虽然天气已经很冷,但上次周末回家由于我跟母亲的冷战,我压根没捉这事,导致现在在学校里挂着鼻涕,也不好意思跟家里人说。  我不情不愿地向校门挪去。心想,等会儿的情景是多么难堪。这对心高气傲的我来说无异于认输!可刺骨的冷风却一点一点地打磨着我的决心。最终,我决定学习小说中潇洒而强大的主人公,绝对冷酷地拿过衣物就走。忐忑的心逐渐安定,我“无所谓”地向门口走去。  一切都按剧情发展,我一言不发地走近她,伸手便想夺过衣服,同时扭转身体,想逃入风中。但我马上发现,我动不了了。因为她用双手紧紧地攥住了我的手!我顺着她的力转过来,看到的却是早已模糊的焦急的面容。她一下一下地焐着我的双手、手臂、肩膀、脸颊……急切地想把我身上的寒冷全部吸走,同时焦急地“呵斥”着我,“责备”着我。而我,早已被母亲的温暖打败。含糊不清地答

母亲

02-12

标签: 母亲 关键词: 母亲
  初中时的我转入县城学习,扯开家的牵绊,就像一只羽翼未丰的小鸟急待飞出去闯闯外面的世界。临离家的那一夜,您眼圈红红的。您唠叨着,晚上要盖好被子别感冒;您叮嘱着,上课要注意听讲别想家;您重复着,早晨要吃饱饭别饿着肚子去上学;您哕嗦着,别与同学闹别扭万事想开点。“这些我都知道,您就别说了!”青春的不耐烦就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炸毁您千叮咛万嘱咐的城堡。  我是个罪人。我用尖酸强硬的语气堵住您的嘴,那尖酸那强硬又何尝不像铅块一样重重地压着您的心。看着装好的行李,您似有话说,再看看我怒气未消的脸,终究没说。您只是默默地将几瓶酸奶塞进背包,然后,苹果、香肠……所有好吃的装进背包的一刹那,我看到一颗钻石一样闪光的东西沉重地砸下,在苹果的表皮摔出翡翠破碎的剪影。  对不起,母亲,我错了。可否原谅这个迟来的道歉。  我以为我不会想家,因为我曾无数次梦见自己挣脱家的束缚时自由自在。可是我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进入学校的第二天,我便感冒了。晚上,我想起了临开学前那一夜您红红的眼和那张欲说还休的干裂的嘴唇。无力的咳嗽震断绵延的睡意。多么想您在身边对我说:“孩子,快吃药!”可是,那是梦。梦醒,我亦要在想家的泪水中熬过后半夜的无助。我问自己,为什么你疯玩时想不到要和她分担你的快乐,而你感冒时,却要她和你分担一夜难眠的忧愁。不懂事的孩子!不懂事。  感冒后的第二天,您来了,给我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当您说在电话那头听到我感冒,您和父亲整整一宿未能成眠时,我才发现自己真的不懂事。总是要在感冒时要您分担我的忧愁,而当我疯玩时何曾让你分享过我的快乐?自私的孩子!自私。  临走前,您掏出一沓票子,5毛的,1元的,10元的。最大的20元。您问我要钱吗,我随手抽了一张最大的。您什么也没说,只是放心地一笑,舒一口气,满脸释然。  您走的时候,正是中午,班主任让我留您吃饭。我不想让同学们看到我如此瘦削的老实巴交的母亲,

母亲的心

02-11

标签: 母亲 关键词: 母亲
  母亲对孩子的爱可以穿越一切阻碍,直达孩子身边。    16岁那年,我最心烦的事就是,不管走到哪里,母亲都会跟在我的身后。我去上学,她跟着;去打球,她跟着;去登山,她也跟着。  这给我带来了很多烦恼。有一次,老师让我到黑板前完成一道数学题,由于我不太会做那道题,心里一着急,在上讲台的时候差一点摔跤。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时母亲竟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用手扶住我,然后双眼敌视地望着老师,好像害怕我受到老师的伤害一样。老师和同学们都不解地看着我,老师问我:“她是谁?”只见母亲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说:“孩子,有我在呢,你别怕!”我和母亲滑稽的“表演”逗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原来,母亲一直站在教室外面看着我,一名16岁的学生还要母亲如此守护着,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跟同学们一起上学?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父亲早逝,我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对我溺爱点儿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样不分场合地表达她的母爱,让我实在受不了。我怎么抗议也无效,我觉得母亲实在不可理喻。于是,以后出门,不管去哪里都要躲着母亲。明明要去学校的,如果发现母亲远远地跟着,我便要中途拐到别的岔路上再绕道去学校;本来要去打棒球,我偏要往去学校的路上走,然后绕道去棒球场。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尽办法甩掉母亲。  我的这一办法很奏效,有很长一段时间,母亲没再给我“添乱”了。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春游时节,我骑上电动自行车准备跟同学们一起去野外烧烤。走出家门后,我特意围着自己家的房子绕了几圈。出小区后,我故意往相反的公路上骑去,再从另一个岔道拐回,然后才放心地骑着电动自行车吹着口哨上路了。  一整天,我们在外面玩得很愉快,甚至忘了回家的时间。当太阳快落山时,大家才猛然想到,该回家了,于是各自骑着电动自行车匆匆地往家里赶。当我来到小区门口的公路上时,发现那里站满了人,公路上的车辆也连成了长队。我看着交警围着一个人,那人极像母

母亲的心

02-10

标签: 母亲 关键词: 母亲
  朋友告诉我:她的外婆老年痴呆了。  外婆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老伴只好睡到客厅里。然后外婆有一天出了门就不见踪迹,最后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才终于将她找回,原来外婆一心一意要找她童年时代的家,怎么也不肯承认现在的家跟她有任何关系。  哄着骗着,好不容易说服外婆留下来,外婆却又忘了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外甥外甥女们,以为他们是一群野孩子,来抢她的食物,她用拐杖打他们,一手护住自己的饭碗:“走开走开,不许吃我的饭。”弄得全家人都哭笑不得。  幸亏外婆还认得一个人——朋友的母亲,记得她是自己的女儿。每次看到她,脸上都会露出笑容,叫她:“毛毛,毛毛。”黄昏的时候搬个凳子坐在楼下,唠叨着:“毛毛怎么还不放学呢?”——连毛毛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  家人吃准了外婆的这一点,以后她再说要回自己的家,就恐吓她:“再闹,毛毛就不要你了。”外婆就会立刻安静下来。  有一年国庆节,来了远客,朋友的母亲亲自下厨烹制家宴,招待客人。饭桌上外婆又有了极为怪异的行动。每当一盘菜上桌,外婆都会警觉地向四面窥探,鬼鬼祟祟地,仿佛是一个准备偷糖的小孩。终于判断没有人注意她,外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夹上一大筷子菜,大大方方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宾主皆大惊失色,却又彼此都装着没看见,只有外婆自己,仿佛认定自己干得非常巧妙隐秘,露出欢畅的笑容。那顿饭吃得……实在是有些艰难。  上完最后一道菜,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的朋友的母亲,才从厨房里出来,一边问客人“吃好了没有”,一边随手从盘子里拣些剩菜吃。这时,外婆一下子弹了起来,一把抓住女儿的手,用力拽她,女儿莫名其妙,只好跟着她起身。  外婆一路把女儿拉到门口,警惕地用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就在口袋里掏啊掏,笑嘻嘻地把刚才藏在里面的菜捧了出来,往女儿手里一塞:“毛毛,我特意给你留的,你吃呀,你吃呀。”  女儿双手捧着那一堆各种各样、混成一

母亲的脚,人生的路

02-07

标签: 母亲 人生 关键词: 人生 母亲
  曾有这样一篇文章,如烙印般深深刻在我心里:一个应聘者,当他去应聘时,公司的业务部经理竟要他回去抱抱母亲的脚,并提交他的感受,当这位疑惑不解的应聘者回家按要求做后,他豁然开朗。后来他成功地通过面试并走向了事业的辉煌……  当时还对这篇文章不屑一顾的我,在通过帮母亲洗脚后,对这篇文章,对人生都有了新的认识。  那天,当我提出要帮母亲洗脚,并敏捷地抢过水盆时,母亲先是显得有些拘束,但很快便高兴得像个孩子。刚才她的脸上还显得格外苍白,现在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那满足的笑容仿佛要从眼角的皱纹里溢出来。我当时觉得很悲哀,整个人都置身在凄凉之中。仅仅是这样就能让母亲如此高兴,如此满足吗?我不断地反问自己,猛然发觉自己平时给母亲的爱太少太少了,少得十分可怜,少得连我帮她做一点儿小事,母亲都会受宠若惊。就连我帮她洗脚,也成了她的奢侈品,让她这般享受。我轻轻地将母亲的脚放进热水里,当我的指尖触到母亲脚的那一刻,那冰凉的肌肤刺疼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我的血液似乎也变得冰凉。是啊,母亲平时省吃俭用,到处奔波,就是为了让我拥有好的条件,而在开学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几乎忽略了母亲那忙碌的身影。而现在回忆起小时候妈妈给我洗脚的那温馨的场面,只觉得自己和母亲的距离越来越远。母亲的行为没有变,母亲那温暖的爱意也没有被时间的车轮所消磨,改变的是我,我早已摆脱了对母亲的依靠,把精力投放在新鲜有趣的事物中,然而母亲却苍老了……  为母亲搓脚时,我才发现母亲的脚已经变得那样粗糙,柔柔的灯光描画出母亲脚趾的老茧,让我觉得那厚厚的茧如砂纸一般,在她的脚掌刻上深深浅浅的沟壑,那刺眼的水泡环绕着她的脚趾,曾使母亲引以为豪的脚,如今不能够再穿时尚的鞋。当年那五个整齐的指甲,现在早已被磨损得不成样子,像是累赘一般依附在她的脚趾上。这,也许就是母亲生活的写照,它更是母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忙忙碌碌的缩影。思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向